演示六步驟

把手到共鳴

澄心聚焦是身心的互動,是語言和暗在的互動,透過象徵化的把手並核對貼切即會產生初步的機轉(Shifting)

如您覺得和完成整個澄心歷程還很遠,請先專注在中間提醒的部份。其他內容能體會多少都是OK的

六步驟

騰出空間(Clearing a space)

請參照回到當下指引
依您的時間決定長短及開始的地方
將您的覺知帶回身體中,並且邀請任何想要你關注的深感自然呈現

體會深感

深感是綜合性的某種模糊不清的感覺,至少融合了體感覺,情緒,思想,需求及記憶….通常會給它至少三十秒時間至一分鐘的時間等待它出現

取得把手(Handle)

陪伴深感後,會有可能產生一個字詞或圖像,或姿態或聲音…那種隱喻是可以代表你的深感的,稱為把手,也類似要進入共鳴大堂的門把。

交感共鳴(Resonating)

 當將象徵化的把手帶回身體核對,如貼切時,會產生共鳴

叩問(Asking)

針對前面核對貼切的部份可以叩問,是什麼讓我有如此的感受?

領受(Asking)

 叩問後靜靜的等候及領受身體的回應,如果是正向資源,也可好好的領受,收納己內。

提醒

澄心態度

自我關愛
友善
好奇

打招呼

讓它知道你看見它了,如果可以,也關注一下,當它收到招呼後有何變化

認下(Acknowledge)

承認並接納也給它一個位置

陪伴(Company)

在它的旁邊陪一下

描述(Symblizing)

那像是…….

核對(Checking)

帶到身體核對描述是否貼切

IRF四階段

進入(Come in)

“我花點時間感知我的身體,從四肢頭部,從周邊區域到核心區域,感知我的喉嚨、胸口、腹部 …
“我感知看看(關於這議題)有什麼是值得(需要)我關注的…”

連結(Making contact)

“我覺察我的內在(身體)有某種…”
“我正體會著什麼樣的描述會是更加接近…”
“我核對一下,看這描述是否貼切”
“我認下它也讓它知道我看見它了”
“我試著了解它需要我如何陪伴”

深入連結(Deepeninging contact)

“我陪伴它一下,帶著友善及好奇”
“我試著從它的立場去感知看看”
“我試著感知它是否具有情緒的質地在裡面”
“我讓它知道我聽見(感受到)它了”
“我敞開的感知任何它想讓我知道的”

出來(Come out)

“我在此稍加停留感知一下,關於身體或議題上有無任何變化”
“我徵詢一下身心,是否到這裡告一段落”
我承諾會再來拜訪”
“感謝身心陪伴這趟歷程”

一對一澄心的指引,澄心者部份同樣適用於獨自澄心

澄心者

回到當下(可參照指引)
依自己的時間決定長短及開始的地方
將覺知帶回身體中,並且邀請任何想要你關注的深感自然呈現
—或是
引入議題
開始談論一個議題或是將談論過的議題帶入身體中,給自己一些時間感知一下,看看身體或心裡有何反應,再開始報導
當同行者回訴時
記得以身體核對看看是否貼切。如果同行者回訴失真或有任何可以幫助到你的地方,可以請其調整。或是告訴陪伴者,並不貼切,再繼續感知
您可自在的表示
“這和我報導的不太符合”
“你是否可以這樣說”
或是你可以提出回訴的請求,當都沒聽到對方的回訴,或是有特別的回訴需求
讓自己有空間及時間,帶著覺知去核對陪伴者所回訴的所引起的反應
四階段的報導句型參考
進入
“我今天想從那裡開始(有議題或接續議題或無議題)”
“我花點時間感知我的身體,從四肢頭部,從周邊區域到核心區域,感知我的喉嚨、胸口、腹部 …
“我感知看看(關於這議題)有什麼是值得(需要)我關注的…”
連結
“我覺察我的內在(身體)有某種…”
“我正體會著什麼樣的描述會是更加接近…”
“我核對一下,看這描述是否貼切”
“我認下它也讓它知道我看見它了”
“我試著了解它需要我如何陪伴”
深入連結
“我陪伴它一下,帶著友善及好奇”
“我試著從它的立場去感知看看”
“我試著感知它是否具有情緒的質地在裡面”
“我讓它知道我聽見(感受到)它了”
“我敞開的感知任何它想讓我知道的”
退出
“我在此稍加停留感知一下,關於身體或議題上有無任何變化”

“我徵詢一下身心,是否到這裡告一段落”
我承諾會再來拜訪”
“感謝身心陪伴這趟歷程”

陪伴者

1. “你坐的舒適嗎? “
現場: “距離適當嗎”
線上: “聽得清楚嗎?”
2. “你希望我幾分鐘前提醒你?”
3. “你希望我如何陪伴你?”
靜默時:
‣ 保持舒適
‣ 將覺知帶回身體
‣ 如有任何感受,安靜的和它打招呼
‣ 靜待澄心者報導
回訴:
‣ 不需在澄心者的每一個停頓都回訴
.是否關注澄心者是否聽到這句回訴?
‣ 配合澄心者要求的回訴,或要求的不同回訴
‣ 使用當下句型…”你正覺察…”
或 “你正注意到…”
‣ 回訴關於情緒或身體的報導
‣如果敍訴很多,只要回覆後面完整的一句即可
‣不要問問題或提供建議
‣ 不要解釋或分析
‣ 不需為澄心者的成果負責
‣ 不需為澄心者的靜默或不知道該怎麼辦擔心
‣ 你的工作只是同在,當下臨在是最最重要的,
‣ 放輕鬆,完美主義並無幫助。